语文查网 > > 知识扩展 > 哀思悲怜 何寄于心──读李煜《相见欢》

哀思悲怜 何寄于心──读李煜《相见欢》

更新时间:2024-06-15 02:24:19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那一个

星辰寥落的夜晚

一个

孤独无望的词人

黯然无语独自走上

西边萧瑟空寂的楼阁

仰望苍穹

一弯如钩残月

镶挂在阴郁的夜空

在这幽静深邃的庭院中

几棵寂寞的梧桐树

稀立着——

是谁锁住了这清秋之景呢?

又有谁会解开

那困扰人心的门锁

那扰人的离愁啊!

像一缕惆怅的银丝

想剪却剪不断

想梳理却更繁乱

何至于此

别有一种无以言表的滋味

笼罩心头

这是一个亡国之君所吟的自怨自艾的挽歌,是一个多情才子所唱的自慰自怜的悲伤情歌。

身陷囹圄中的李煜,有感于现实的捉弄,使他从一个君王沦为阶下囚,他的身世注定了他的悲剧。面对变幻无常的命运,他欲说无语,只能听从命运的安排,问一句“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仿佛这时才从醉生梦死的生活中醒悟过来,可又能怎样呢?国破家亡之人只能纵情声色与文学中麻醉自己了。正是“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囚禁于那深深庭院,诗人心中充满了无限怨恨与愁情。想着昔日的安逸日子一去不复返,终日相伴的佳人也离开了,留下的只能是心中的一缕离愁而已。“剪不断理还乱”,为何如此呢?是想忘却可又不能忘却,想重新拥有可心有余力不足。“自古多情空余恨”,谁又能说相见就一定欢快呢?徒增烦恼不是自讨没趣吗?这与李白的“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销愁愁更愁”有异曲同工之妙。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也许正因如此,才“别有一般滋味在心头”。这是种什么滋味呢?是只有一种吗?这几句诗留给我们的是无限的暇想空间,倒是照应了开头的“无言”。诗人自感身负太重,本就自知无所作为,还要空守一个大厦将倾的末落小朝廷。何苦?不如降宋过些自在安乐的日子,毕竟“知足者常乐”,而且可从无聊繁杂的国家琐事中解脱出来,与自己心爱的人儿长厢斯守,岂不逍遥自在。这也算是一种无奈的解脱吧。然而他真的得到解脱了吗?并没有,他没有刘禅乐不思蜀的好运,最终免不了毒酒断肠的厄运。这正是:

东风吹落春红,水悠悠。落魄人儿高楼吟悲愁。

忘不了,记不清,是哀思。空有一片痴情付水流。

上一篇: 放逐孤岛 下一篇: 给东京电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