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查网 > 阅读答案 > 文言文阅读及答案 > 度支副使厅壁题名记 阅读答案附翻译-高中文言文

度支副使厅壁题名记 阅读答案附翻译-高中文言文

更新时间:2024-06-23 08:42:36

度支副使厅壁题名记

宋王安石

三司副使不书前人名姓。嘉祐五年,尚书户部员外郎吕君冲之,始稽之众史,而自李纮已上至查道得其名,自杨偕已上得其官,自郭劝已下又得其在事之岁时,于是书石而镵之东壁。

夫合天下之众者财,理天下之财者法,守天下之法者吏也。吏不良则有法而莫守,法不善则有财而莫理。有财而莫理,则阡陌闾巷之贱人,皆能私取予之势,擅万物之利,以与人主争黔首,而放其无穷之欲,非必贵强桀大而后能。如是,而天子犹为不失其民者,盖特号而已耳。虽欲食蔬衣敝,憔悴其身,愁思其心,以幸天下之给足。吾知其犹不得也。然则善吾法而择吏以守之,以理天下之财,虽上古尧、舜犹不能毋以此为先急,而况于后世之纷纷乎?

三司副使,方今之大吏,朝廷所以尊宠之甚备。盖今理财之法有不善者,其势皆得以议于上而改为之,非特当守成法,吝出入,以从有司之事而已。其职事如此。则其人之贤不肖,利害施于天下如何也!观其人以其在事之岁时以求其政事之见于今者而考其所以佐上理财之方则其人之贤不肖与世之治否吾可以坐而得矣。此盖吕君之志也。

16.下列句子中加点词语的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

A.始稽之众史 稽:考查

B.于是书石而镵之东壁 镵:镌刻

C.盖特号而已耳 特:特别

D.然则善吾法而择吏以守之 善:修改

17.下列各组句子中,加点词的意义和用法相同的一项是

A.吏不良则有法而莫守 欲苟顺私情,则告诉不许

B.守天下之法者吏也 是寡人之过也

C.以理天下之财 以赂秦之地封天下之谋臣

D.则其人之贤不肖 奚以之九万里而南为

18.下列对原文的赏析,不正确的一项是

A.王安石这篇文章的构思不局限在眼前厅壁题名这件事情上,而是拓宽视野,从多方面加以发挥,直抒己见。这些政见都富有社会现实的针对性。

B.文中论述了财、法与吏三者之间互相制约的重要关系,并强调在实践中考察官吏的才能,这些都表现出作者敏锐的政治眼光和远见卓识,并为后来推行新法奠定了理论基础。

C.本文第一段简要交代题名之事,第二段则放开说理,指出整顿吏治是治国之本。强调没有完善的法制,国家便无从管理;没有良好的官吏,又难以守法。

D.文章叙事简洁,笔墨集中精炼而有变化。这种详略得当、能开能合的写法,显示出作者用笔的工妙。

19.用/给文中画波浪线的部分断句。(3分)

观其人以其在事之岁时以求其政事之见于今者而考其所以佐上理财之方则其人之贤不肖与世之治否吾可以坐而得矣

20.把文中画线的句子译成现代汉语。(7分)

(1)虽欲食蔬衣敝,憔悴其身,愁思其心,以幸天下之给足。(4分)

(2)三司副使,方今之大吏,朝廷所以尊宠之甚备。(3分)

参考答案

16.C 特:只不过

17.B都表判断。A.连词表承接,连词表转折 C.连词表目的,用来;介词,用 D.助词,取消句子的独立性;动词,去往到

18.C 由然则善吾法而择吏以守之,以理天下之财,虽上古尧、舜犹不能毋以此为先急,而况于后世之纷纷乎?等句可知,作者认为理财是治国之本。

19. 观其人/以其在事之岁时/以求其政事之见于今者/而考其所以佐上理财之方/则其人之贤不肖/与世之治否/吾可以坐而得矣(错一处扣1分,扣完为止)

20.(1)即使皇帝穿着破旧的衣服吃粗陋的饭菜,终日操劳得精疲力尽,忧愁郁结于心,希望让天下富足。(衣敝活用1分,憔悴1分,幸1分,句意通顺1分)

(2)三司副使是当今的大官,朝廷因此在各方面都非常器重。(判断句1分,甚备1分,句意通顺1分)

译文

三司副使这官职,向来不记录以前各任职人姓名的。宋仁宗嘉祐五年,尚书户部员外郎吕冲之,开始查找那些三司副使相关的所有史料,从李缭以前到查道,知道了他们的名字;从杨偕以前,知道了他们的官阶;从郭劝以后,还知道了他们在任的时间,于是记录名称并刻在东边的墙壁上。

能够聚集天下众生的是财物,治理天下的财物的是法律,捍卫天下的法律的是官吏。官吏不良,便有法却不能守;法律不完善,便有财物却无法打理。有财物却不能打理,那么田间街巷中的卑贱小人,都可以侵占掠取和给予的权力,占有万物的利益,并以次来与皇帝争夺百姓,而放纵他们无穷的贪欲,不一定非得是高贵强大杰出的人才能够称雄的。这样的话那么天子还能够不失去他的子民,大概就完全是一个徒有其表的名号而已。天子就算想要有蔬菜吃有破衣服穿,劳累的身体憔悴,操心得愁思满腹,来使天下苍生有幸有足够的供给,而使我们政治安定,我知道那也是不行的。但是如果完善我们的法律,选择官吏来捍卫法律的实施,这样来治理天下的财物,就是上古的尧、舜也不能不以此作为首要,更何况纷纷扰扰的后世呢?

三司副使,是当今的大官吏,受到朝廷特别尊宠的官吏。一般当今治理财物的法律,有不合适的,以他们的权力都可以在皇帝面前进行讨论并改变它。他们不是非得遵守既定的法律,严守条款的分寸,来完成上级交代的事情而已啊。他们的职责和事务如此重要,那么这种人的贤能或不肖,便决定了天下的有利或损害会怎么样的啊!看看某人,凭他在任的时段,在今天来了解他的政绩,考察他用来辅佐皇上治理财物的方略,那么这人的贤能或不肖,和世事是否得到了治理,我们就可以坐在这看到了。这就是吕先生记录这些的目的。